时尚创始人突发疾病离世!永别他的时尚世界!曾说身体是最雄厚资产 一本10元杂志承载多少时尚梦

  在这25年的创业历程中,我在精神上的满足和自我实现,远远超过了对个人财富的在意和追求,我相信生命的意义在于感知,人因为精神的辽阔而自由。企业家由于创造独特而进步的价值而完成自我实现,文化类公司最大的价值是对文化本身的尊重和坚守,这个坚守来自于头脑聪明且内心最敏感多情的一群人,在探索和实现对于生命意义的向往。

  好内容一定有出路吗?

  这是日剧《重版出来!》里的一段台词,而刘江就创造了这样一个时代。

  相比起光鲜亮丽的集团刊物,刘江本人却一直以低调的姿态露面。

  王源因为《爵迹》电影,2016年首次登上COSMO封面,结果杂志上线1分钟十万册售罄下线。很多杂志媒体都是从那个时候才真正开始不得不正视粉丝的力量。而今年出任时尚传媒集团首席内容官的前GQ主编王锋更是以蔡徐坤的电子封面就一举拿下30万册销量。以朱一龙、白宇为封面的芭莎电子刊卖出60万+本。

  高品质的内容永远不会消失,科技创新恰恰给出了内容加服务的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  而刘江曾在“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八届年会”朗读《给40年的一封信》,表达创刊初心,“初心非常简单,只想办一本中国最好的杂志。在其它的杂志都是几毛钱一本的时候,我们定价10块钱。熬过最初几个月的难关之后,我们的杂志逐渐畅销,广告商也蜂拥而至。”

  没有风险投资,借了20万就开始干。租个四合院一个月5000块,但拍一组大片就要花掉7000多。在杂志普遍定价几毛钱的1993年,《时尚》一本十块的价格也是惊为天价。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品类和定价,把《时尚》这本杂志迅速和其他杂志区分开来。

  “时尚集团一直逆流而上,乘风破浪,前进的动力来自每一个奋战在时尚一线的时尚人。时间不止,时尚不停,时尚集团将和每一个时尚人一起,继续创造无限可能,继续见证生活的改变和美好的发生。”而他也曾经说过,身体是最雄厚的资产。

  2017年,《时尚》新媒体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率接近70%;

  10元一本的时尚杂志,承载了多少人的时尚梦

  刘江过世后,不少刘江生前的好友在朋友圈缅怀,据一位刘江的好友透露,“多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。节前他还要说见面聊聊合作,大年三十他还说‘好身体是最雄厚的资产’。”

  对于中国本土的时尚传媒格局、时尚产业发展而言,刘江和《时尚》杂志的出现具有开创性意义,他也因此多次获得中国传媒影响力、创新等领域奖项。而《时尚》杂志的创业历程也被业内总结为“时尚模式”,即以具有本土意识兼具国际视野的理念,与世界一流的出版商联手,采取版权合作的形式,创办刊物。

  “好的内容一定不会消失”,从互联网冲击开始,这是传统媒体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。但是我们却越来越难判断什么才是“好”内容了。

  逝世前,刘江担任该集团董事长一职,且于2018年3月起重新兼任该集团总裁一职。此前,该集团总裁职位由苏芒担任。

  后来,刘江想创业,或者说他就是想做点事情。因为对那个时候的中国来说,“创业”和“时尚”是一样陌生的词儿。创业也不像今天一样代表着希望、可能性,在更为大众的认知里,那个时候“创业”=放弃铁饭碗,放弃职务,放弃住房。

  刘江带领时尚传媒开创了中国传媒业和时尚业的多项第一。“时尚”品牌连续多年被世界品牌实验室评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品牌500强,为中国的时尚传媒产业培养和输送了大批人才。

  刘江是时尚集团创办人,在1993年与吴泓共同创办了《时尚》杂志,并担任《时尚》杂志社副社长兼副总编辑。1998年,《时尚》杂志社与美国赫斯特(HEARST)出版集团达成合计划,合作出版了《时尚COSMOPOLITAN》《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》以及《时尚先生ESQUIRE》。

  刘江先生将一生奉献给时尚集团,用尽心力打造成就卓然的时尚品牌,他的品行,他的激情,他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,将成为我们永久的缅怀。

  坐在办公室电话接单的销售,永远下午才会出现的主编

  如今在他看来,真正走进过这个大厦的人才是时尚的财富,无论来了留下的,还是来的又走的,其他人一定能从这些人身上看到一些不同。也许他们会被不同的人解读成不同的存在,但是这种存在有意义,这种存在在慢慢影响着社会的审美趣味,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甚至价值选择。最终可以把“时尚”这个概念传递给更多的人,终究还是人本身。行为本身才是最好的内容。

  杂志最好的时代,其实不是主编不用坐班,销售不用跑客户的时代。而是读者会打电话来投诉说,你的第几页第几行有一个错别字或者专程来告诉你说,这期那个关于“单女不是剩女”的专题真的好酷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